联系我们|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
诗书画印

栾传益淘尽黄沙始得金

2014-11-03 浏览860次

栾传益的书法深得三昧。

栾传益老师与学生吴虚实

栾传益篆刻作品:寿考且宁 以保我后生。

 

    坐在狭小书房“简远庐”里的栾传益,依旧是如常平和的语气,但眉间一抹喜色,难掩他耕耘书坛数十载后终有所获的欣慰。10月25日,他被有“天下第一名社”之称的西泠印社吸收为新社员,成为目前大连唯一一名西泠印社社员。

    文/图 本报记者秦玉

    临池不辍 深得三昧

    位于中国杭州西湖边的西泠印社,是中国研究金石篆刻的一个百年学术团体,其学术地位和社会声誉在国内外印学界和书画界独树一帜。西泠印社的入社条件极高,不仅在书画篆刻技艺上有所成就,还要在理论研究上有所建树。近百年来,西泠印社的社员不过468人,其门槛之高可见一斑。

    毕业于旅大师范学校美术专业,后又就读于辽宁师范大学历史学系的栾传益是继于植元等之后,大连书坛承上启下的一代。现在很多活跃在大连书坛的书家多受其启蒙,加上在学校40年的教学生涯,栾传益可谓桃李满天下。年少开始就临池不辍的栾传益书法篆刻创作相当全面,无论是精道的蝇头小楷,还是厚重古朴的大篆,抑或雅致的隶书、流畅的行草,都极见功力。从1973年开始,他的作品就在国内外多有发表、展出、获奖,中国历史博物馆等博物馆、纪念馆也多有馆藏和碑刻。有权威专家评论说:“栾先生的书法深得三昧,八法精妙,楷、行、草、隶、篆诸体之中,精义神采……而篆隶金文更是语不能言其妙,如玉晶莹、质而入微,百态千异,各有气象,悦目而动心,格在逸中也。”

    除了创作,教学和研究一直是栾传益生命中最为重要的部分。栾传益笑说,自己无意中“创造”了几个第一:在大连师专任教时,创建了美术和音乐两个专业,是书法教学的奠基人之一;后来到辽宁师范大学任教时,与同道共同创立了成人教育的书法专业,后来又成为全省首位招生的书法方向硕士生导师;这次又成为大连首个西泠印社的社员。

    兼学双修 互相促进

    古今有成就的书家大多是学者和文人。技法和学问,兼学双修,互相促进,以学为底蕴。学者型书法家是书坛对栾传益的公认,他著有《隶字异形考辨》、《诗经印谱》、《栾传益书法篆刻集》、《钢笔书写教程》等,主编参编有《书法教育研究文集》、《中国书法鉴赏》、《泰山名胜印谱》、《中国近现代史及国情教育辞典》、《新编三体钢笔字帖》、《中学古代诗文三体钢笔字帖》等多本著作。

    了解栾传益的人都知道,成为西泠印社社员是他几十年“心如水净”的结果。在很多人忙于坐堂、售字画、重润格时,栾传益却在他的“简远庐”中,心静如水地治学、创作,冷寂地研究起异体字。用他的话说:“我自知愚笨,唯恐用功不足,遗缺学界,影响后生。宁可多添白发、多耗生命,换得个心如水净。”

    简远庐里,四壁堆满了书籍与资料,临窗的书案上放着两本《隶字异形考辨》、《诗经印谱》。中国美术学院教授、西泠印社副社长刘江在为《诗经印谱》作序时评价说:“深感其匠心独运之妙,正好体现了他对篆刻创作的严肃认真态度,并在内容的广泛与深入、形式的简练与多样化,进行了有意的追求,取得了来之不易的可喜成就。”

    “简远”方得“仓实”

    用功勤苦,持之以恒,矢志不渝,是栾传益治学的一个重要特点。

    誉传书坛的《诗经印谱》,栾传益从1988年开始创作,到2001年出版,用了12年。

    专题篆刻创作普遍是以现成的名词为内容,集而成篇。栾传益却迎难而上,把目光投向了古老的《诗经》。对于很多人而言,这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做法,而他偏要追求专题创作的学术价值,想着能给人以联想。从内容上,栾传益没有直搬题目式的简单几字,也不是全诗篆刻,而是选取了每首诗中有代表性的字句作为印文,边款则由印章释文、印文出处、诗旨三部分组成,让观者可以按图索骥,取得联想。从形式上,栾传益更是力求多样化,字体有卜辞、金文、古玺字、小篆、摹印篆等,印面风格既有古玺、汉印、瓦当、封泥,亦有明清流派的采用,林林总总,各异其形,各具其态,各尽其美。在刻“在水一方”时,厘米见方的圆形小印,他反复设计印稿,不断推翻重来,足足创作了一年半才完成。这本《诗经印谱》一共创作篆刻305方,如此而论,整个专题完成时,实际一共刻了1000多方印。

    一本《隶字异形考辨》,栾传益披阅七载,修改数十次,体现了作者治学的严谨态度和求实精神。隶书在中国汉字发展史上有划时代的意义,承篆启楷,有继往开来之功。但在发展过程中产生了很多异体字。自古以来,系统地考辨历代书法中异体字的人很少。《隶字异形考辨》就是栾传益一部有关隶字形体研究的书学体制著作,同时也是一部指导古代常见字中非正体(异体)字规范使用的工具书。全书共提取489个汉字,对少则二体,多则十余种的异体字字例,栾传益都博取形义,重在考辨。采访时,栾传益随手翻开《隶字异形考辨》,指着其中的一个字说,短短百余字的释文常常花费他很长的时间。“待考证完一个字,我周围通常堆满了查阅的资料。”

    在书案上,还有一本厚厚的正在写的《中国书法异体字大字典》,“这本书要一千二三百页才能完成,得这么厚。” 栾传益竖起一根手指比量着厚度。

    淘尽黄沙始得金。十月金秋,是一个收获的季节。栾传益给自己的书房取名“简远”,为自己取字“仓实”,“简远”方得“仓实”,对栾传益而言,这正是他自己一生的追求。

 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