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|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
孔子介绍

孔子——是如何炼成圣人的

2010-01-29 浏览2285次

胡玫执导的电影《孔子》即将上映,与此同时,由编剧之一何燕江撰写的小说《孔子》也已面市。小说《孔子》完整展现了孔子的一生和春秋时代;电影让人们看到一个伟大的孔子,小说则告诉你孔子如何变成伟人。
    小说《孔子》从孔子诞生前的鲁国写起,讲述了孔子的一生,力图还原一个真实的孔子。作者称,孔子真正的伟大之处就在于:在那个“礼崩乐坏”的时代,他抱着“知其不可而为之”的态度,始终坚持自己的理想和信念。
    为了让今人尽可能多地了解孔子,本版特选编小说《孔子》中的部分段落,以飨读者。
子见南子
    落英缤纷,瑟瑟秋风越发有些冷了。孔丘、曾点、冉耕背着包裹,行走在去宋国的路上。这次的远行,是孔丘生平的第一次。而今临别再次回望家园,自然也有无尽的不舍与眷恋,然而,想想母亲的临终嘱托,看一看师襄先生临行前才转交给自己的吴国公子赠送的佩剑,他的意志更加坚定了,我要远行,我要求学,要追寻自己心目中的人生感悟!
    殊不知这次远行,除了行千里路,读万卷书外,还成就了孔丘人生中一段美好的佳话。
    来到宋国,没有任何的亲人朋友可以投靠,幸而得师襄老师引见,住在亓官伯的家里。“三位是从哪里来?”一位儒雅的老者微笑着问道。想必这就是亓官伯了吧。“我们从鲁国来,是师襄老先生介绍来的,多有打扰!”孔丘施了一礼,答道。
    亓官伯略微有些迟疑,依然是非常和蔼。
    孔丘心想,这次远行也没带任何信物,想必老先生有些疑惑。于是上前恳求道:“老先生您也喜欢古琴,能否让晚辈为您弹奏一曲呢?”
    亓官伯点头应允。孔丘于是弹起了临行老师演奏的那段曲子。
    琴声悠扬,亓官伯不住地点头,也许琴声就是最好的信物。亓老先生也不禁赞叹年轻人娴熟的琴技。此时,一位美貌的姑娘也被这美妙的琴声吸引了过来。这女子看到孔丘,略微有些诧异,既而大眸子闪了几下,透出一丝微笑。
    这位姑娘就是南子。南子父亲想让女儿收收心,于是让她跟随亓官伯读书。
    “档案馆的活是挺多的,现在只有我女儿亓官氏一人帮忙,实在是有些忙不开。正好就让南子和他们几个帮助管理档案馆吧。”
    孔丘进了国史档案馆,如同饥饿之人见到了美味佳肴,常常是废寝忘食,读书至深夜。时光荏苒,孔丘的博学、多才与多艺,也赢得了两位少女(亓官氏和南子)的芳心。清早,暖暖的阳光穿透浓密的树叶斑驳地落在院子里。孔子的心情极好,忍不住抽出心爱的佩剑,舞了起来。南子一向对孔丘有好感,常来与孔丘讨论诗书,这次刚好撞上孔丘舞剑。她悄悄拿起一根竹棍,向孔丘后背戳去。
    孔丘舞得兴起,丝毫没有觉察到南子的到来,收剑不住,一下将南子的竹棍削为两截。南子一惊,收脚不住,倒在孔丘怀中。
    这一幕刚好被请孔丘吃饭的亓官氏看个正着,她差点惊叫起来,赶忙回头。“天哪,这对才子佳人发展速度竟如此之快!”亓官氏心想。她的心里像揣个小兔子,没想到喜欢孔丘的不仅她自己一人。但是又一想:“不对,单凭南子、孔丘的家世,他们二人是绝对不会有结果的!”她于是将这一消息告诉给了父亲。
    亓官氏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,大家围坐在一起,边吃边聊。“不知饭菜合不合大家口味?”亓官氏略带自豪地说,但不经意瞥了南子一眼。“虽有佳肴,弗食,不知其旨也;虽有至道,不学,不知其善也。是故学然后知不足。”孔丘不禁将自己最近读书的感悟与眼前的美味联系了起来。
    亓官氏一脸惊讶,南子则笑着点点头,亓官伯微微笑了笑,赞道:“孔丘,你是读书最多、思考最多的青年,真的不错。饭后有要事相商,就不要去档案馆了。”
    饭后,孔丘去见亓官伯。亓官伯告诉孔丘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:“前几天,鲁国孟僖子大夫来访,说鲁昭公要参加齐、楚、吴的盟会,身边正缺一个饱学之士,这正是你出人头地的好机会,我推荐了你。”“可是……”孔丘摸了摸南子遗落的那枚纽扣,有些迟疑。“可是什么?”亓官伯没等孔丘说完,接着说,“南子在你来见我的时候,已被他父亲叫回去了,而且你们也不可能再见面了。所谓门第之别,想你应该晓得。事实上,如果你没有身份,你连君子都做不成,更别说其他的发展了。小女也非常喜欢你,我也愿意成全你们。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    亓官伯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孔丘又能说什么呢?身份始终是压在他心上的大石头,亓官伯答应嫁女,是下嫁于他,他又如何不知呢!只是,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……
点化子路
    山间平地上,一个穿着古怪之人手起剑落,对面的一名强盗,还没反应过来,便人头落地。难道这衣着怪异、登门问罪的人,就是那位武功极高的侠客吗?
    从宋国归来,孔丘日日埋头读书。国人尊孔丘学识渊博,皆称其为夫子,生活平安无事。转眼一年过去,亓官氏降下一子,昭公特派人去鄄城捉得一大鲤鱼送来祝贺,孔丘高兴得不得了,为子取名孔鲤,字伯鱼。
   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不速剑客竟无故登门问罪。“不知阁下何故登门?”“在下子路。鲁国内外现在很多人称你为夫子,我这次来就是要向你请教一些问题的,要能答上来,我便 拜 你 为 师 ,答 不 上来……”子路晃了晃手中的长剑,“我平生最恨的就是欺世盗名之徒!”
    子路兴师问罪孔丘,原来还另有情由。子路一直在季平子家任职,替平子铲除强盗。季平子目前有两大心事:一是日益引起世人注意的孔丘,另一个就是权力逐渐上升的阳虎,他也知道阳虎偶尔会有一些欺主的想法。他想利用子路问罪孔丘,一石二鸟,既除孔丘,出一出自己的恶气,还可以警告一下身边的管家阳虎,让他老实点。子路读书不多,只是偶尔在平子、阳虎的谈话中听说过孔丘的一点信息,对孔丘不太了解。此时受季平子蛊惑,误以为孔丘也是欺世盗名之徒,这才找上门来。
    子路也算是一个爽快之人,诸如关于管仲未能尽忠公子纠,改投齐桓公等事件,一连问了几个有关仁与义的问题。
    孔丘从子路问题中悟出,对方并不是一个恶人,于是从道德治国角度,从大仁、小仁的区别,清楚地阐明了管仲的政治理念,客观地评价了管仲。
    孔丘的理论立足点之高,语言剖析之清晰,不由让子路折服。
    孔丘看了看子路的穿着,说道:“看你现在这样子,头戴这样的冠帽,想来平素必然好勇斗狠,那么请问,君子之勇与小人之勇,大勇与小勇的区别究竟是什么?”
    子路立刻坐直身子,没有回答,陷入了深深的思考。
    孔丘一字一句地说:“勇于仁、勇于义、勇于礼、勇于智。”
    子路猛然抬起头,问道:“你这话怎么讲?”
    孔丘慢慢说:“志士仁人,无求生以害仁,有杀身以成仁。真的君子,不会为了求生而做有害于仁德的事情,而是会舍身做有利于仁德的事情。能做到杀身以成仁,便是君子之勇。反之,好勇而不仁,那就是小人之勇。”
    子路点点头说:“是这样。”
    孔丘继续对他说:“见义不为,无勇也。君子应该见义勇为。见义不为,那就不算是君子之勇。君子要以义为上。有权势的有勇而无义必然作乱,没有权势的有勇而无义必然沦为盗贼。”
    子路感到孔丘的话好像是点到了自己的魂魄处,让自己在黑暗中一下子见到了光明。因此他的眼中露出了十分钦佩的目光。
    孔丘接着说道:“君子无所争,争而有礼。争而有节制,勇而有礼貌。把信义作为本质,用礼去实行,谦逊地表露出来,这样才是君子呢。”
    子路听罢,立即跪地,欲拜孔丘为师。
    孔丘点头说:“其实以你的天赋,再加上勤奋学习,应该能成大器。”
    子路听了很高兴,但也不无疑惑地问道:“南山有一种竹子,不需煣烤加工就很笔直,削尖后射出去,能穿透犀牛的厚皮,所以有些东西既然天赋异秉又何必经过学习的过程呢?”
    孔丘笑了笑说:“如果在箭尾安上羽毛,再把箭头磨得更加锐利,箭不是能射得更深更远吗?”
    孔丘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我过几天要去周都学礼,等我回来,主公让我回来后开办学堂,开坛授课,到时候,曾点、冉耕再加上你,就是我的第一班弟子。”
开馆收徒
    鲁昭公对从周都学礼归来的孔丘说:“以你现在的才学,无论在哪个职位上,都可以大展所长……”
    没曾想,孔丘跪地拜倒要求道:“主公,小人不想做官。”
    鲁昭公一下子愣在了那里。
    孔丘学礼周都洛邑,时间虽然不长,但收获颇丰。此次学礼他不仅遇到了著名的乐师苌弘,而且遇到了非常有名的老聃。洛邑的藏书室比宋国的国史档案馆大多了,藏书量更是大多了。孔丘在洛邑不仅读了大量的书,而且得与两位大师谈乐论道,真是不虚此行。离开洛邑之时,老聃赠送了大量书籍给他。孔丘回国后阅读经卷,如饥似渴。学礼周都,孔丘逐渐领悟到:重要的不是做官,而是办学。
    孔丘抬起了头,朗声说道:“主公,小人从洛邑回来,觉得重要的事情不是自己做官,而是要办学。官学中现在只有富庶人家和贵族子弟可以就学,小人却想办一座私学,能够让所有想要就学的人都能来学习。”孔丘一边说着,一边拿出一块写满字的竹简呈上,“臣把需要公布的事宜已经写在这里了。”
    鲁昭公念道:“学堂实行有教无类……”
    孔丘马上对鲁昭公解释道:“小人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论来自什么身份的人,只要来学,就可以教。”
    鲁昭公赞赏地点点头,他看了看孔丘:“好!这句话说得好!私学,这也真的是一个创举。”
    孔丘此次周都洛邑同行之人其实还有南宫敬叔、少正卯和颜涿聚,南宫敬叔是孟僖子大夫托付孔丘同去的,少正卯则是为了平衡季平子的情绪从季府挑的人选。跟随孔丘的曾点一直担心,这个少正卯和凶神恶煞般的颜涿聚,千万别出什么乱子。还好,一路有惊无险。颜涿聚其实真是做过强盗的人,此次洛邑之行,是子路安排专来保护孔丘的。
    此次周都之行,孔丘还在途中收留了一个孝子闵子骞。一个孩子,遭后母虐待,竟能以德报怨,不禁让孔丘动容。
    学馆开馆了,报名求学的人挤满了院子。
    子路、冉耕目前还在季平子家当差,对季平子的平时作为有些不满。孔丘开导他们道:“陈力就列,不能者止,你们知道什么意思吗?”
    看别人不回答,冉求在旁边答道:“出仕任职就是要努力施展自己的能力,如果不能做到,还不如不出仕任职。”
    孔丘对他的回答极为赞赏,他看了冉求一眼,问道:“你几岁了?”
    冉求回答说:“八岁。”
    孔丘看看冉耕和子路说:“你们的见识,还不如这个孩子!瞎子要摔倒了不去搀扶,事情危急不去帮着想办法,那要这样的家臣有什么用?”
    孔丘平静了一下说:“三桓把持国政,不代表他们都是坏人,他们其实都只是自己家臣利益的代表而已,如果他们的身边,都是好家臣,自然他们也会做好事,如果他们身边都是如同行尸走肉的家臣,让他们随心所欲地行事,自然他们也就无法无天了。要记住,你们不仅仅是季孙家的家臣,同时也是季孙家的看守人。”
    冉耕、子路频频点头。
归根故土
    周游列国数十载,孔丘终于回到了鲁国,重新踏上了这片生养自己的土地。只可惜,桃花虽然依旧,故土却已经物是人非。
    当年离开鲁国时,儿子孔鲤还是个孩子,而现在的孔鲤却已经年近半百;当年离开鲁国时,亓官氏还是里里外外一把好手的少妇,而今再回小院,夫人却已永远地离开了人世。
    孔丘感到,自己也可能时日无多,他必须抓紧时间,为扭转这个礼崩乐摧的世界,多做一些事情。埋葬了亲人之后,孔丘又开始了新的工作。他的学堂里再次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,他疲惫的脸上也浮出了一丝笑意。
    当孔丘在一片竹简上仔细认真地用漆笔写下春秋两个字时,他知道,自己编修《春秋》的计划已经正式开始了。孔丘出游各国数十年,亲眼目睹了各国的连年征战。他打算以周礼、仁义、道德为纲,公论是非,编订《春秋》。后人读此书,知我者《春秋》,罪我者亦是《春秋》!
    正当孔丘潜心著书,倾其余力教导学生的时候,接连的打击让他心力交瘁。
    儿子孔鲤因曲阜暴发的一次瘟疫染上了重病,望着奄奄一息的儿子,孔丘再次泣不成声。他紧抓着孔鲤的手,难过地说:“这么多年,我没有照顾好你们母子,我亏欠你们太多太多……”孔鲤嘴角往上挑了挑,想笑一笑已没了力气:“不要这么说……父亲是要照顾天下人,传播……的是天下人的大道……”孔鲤说完,慢慢地停止了呼吸,孔丘痛苦地紧紧抱住了儿子。白发人送黑发人,孔丘一下子苍老了很多。
    他深感自己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自知将来时日无多,于是更加快了编订《春秋》的速度。转眼孔丘已是七十岁年纪,然而,两个噩耗却差点让这位年迈的老人彻底崩溃。
    一个是颜回,孔丘的弟子中最善于学习的颜回,自曲阜的那场瘟疫就一病不起,最终还是不治身亡。
    另一个是子路。卫国发生谋乱,蒯聩、阳虎挟持孔悝,赶走了卫出公。蒯聩自立为卫庄公,对子路下了杀手。
    孔丘是在他七十岁寿宴上听到噩耗的。他强忍住悲痛,向大家施礼,说道:“丘今天陡逢大变,多有失礼,望各位恕罪。”然而,当他走进自己的屋里时,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痛,屋里突然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号哭。
    孔丘没有倒下,他毅然挺了过来,他不能放弃,因为他还有《春秋》没有写完,他不能轻言离开,他还有他的子贡没有回来,他还要等待。
    鲁哀公十六年,孔丘终于将《诗》编修完毕,《春秋》也写完了。就在这一年,孔子溘然长逝。
    宋朝大理学家朱熹这样评价孔丘:天不生仲尼,万古如长夜!
    (摘自何燕江《孔子》,中信出版社出版)

返回